您当前的位置:澳门金沙国际娱乐 > www.0236.com > 正文www.0236.com

三个“越来越”,今年春耕释放新信号

来源:本站原创更新时间:2018-03-30
   

  新华社北京3月21日电 题:三个“越来越”,今年春耕释放新信号

  新华社记者 张春保 周楠 林超 张斌

  眼下正是春耕忙碌时。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的粮农们开始浸种催芽,种粮大户简丽蓉每天都悉心照料着这些种子。“一年之计在于春,把春耕开好头,期盼今年的农业生产顺顺利利。”

  记者在湖南、福建、陕西等多地的春耕现场发现,随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,今年的春耕释放了许多新的信号:产品结构日益优化,优质稻越来越受欢迎;化肥农药使用减少,有机肥使用越来越多;“大水漫灌”的生产方式少了,精细化耕作越来越受重视。

  不再盲目追求产量,优质稻越来越受欢迎

  益阳市赫山区位于洞庭湖平原,是传统的“鱼米之乡”。赫山区农业局局长蔡丽环告诉记者,过去农民更多是追求产量,种普通稻居多,产量虽高,价格一般,收入增长困难。

  记者在洞庭湖平原的春耕现场感受到,农民种植观念变化大。过去盯产量,现在盯市场,亩产相对低但市场欢迎的高档优质稻越来越受农民青睐,农民自觉优化粮食结构。“过去大米价格低,每年都愁卖,现在的优质稻口感好,销售不用愁,调结构是最好的供给侧改革。”简丽蓉说。

  今年,简丽蓉所在的农业合作社流转土地4000亩,全部种高档优质稻。她每天都惦记着种子的发芽情况,“高档优质稻加工出来的大米价格能达到普通大米的六七倍,我可要好好照顾它们。”

  在东部沿海的福建省,这种变化同样非常明显。

  “过去农民买种子都咨询哪个产量高,现在都在问哪个品质好。因为优质的大米口感好,在市场上受欢迎,价格也高得多。”亚丰种业公司是福建省制种龙头企业,公司总经理丁信良说,2010年,亚丰公司销售的优质稻谷种子仅占总销量的40%左右,如今已达到了近80%。

  看到近年来普通常规稻谷的价格不断下跌,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黄坑镇三峡村种粮大户雷炳华2016年开始调结构,种起了绿色优质水稻,效果很明显:“质量上去了,很受市场欢迎,每百斤价格能比普通粮高32元。”

  化肥农药减少了,有机肥施用越来越多了

  刘进良是湖南省有名的种粮大户,他在2004年开始进军规模种粮行业,荣获过“全国种粮标兵”称号。站在农田旁边,他开玩笑说自己正在从“老农民”变成“新农民”。

  “过去很多年,都是按照老式方法种粮食,化肥农药用得多。”刘进良说,看着种粮效益上不去,他反思还是要对接市场,要重视食品安全,施用有机肥,种有机稻。

  确定了这一理念,刘进良开始潜心种植有机稻,每亩水稻一季要施用8袋有机肥,还探索了“稻鸭共作”模式,放养水鸭在稻田里,鸭为水稻除虫、除草,鸭粪排放在田里,减少了饲料、肥料、农药的投入,保证了稻米的品质。连续施用有机肥几年后,他发现这笔账划得来,“虽然每亩田的成本要多出1000多元,但收入也是以前的5倍。”

  记者来到福建省漳州市平和县西坑村时,农民赖主清正在查看仓库里的有机肥,他指了指肥料说:“这可是好东西,用了以后土壤更肥,柚子更甜,钱包更鼓。”

  赖主清种了1000多棵柚子树,他告诉记者,使用有机肥后每斤柚子的成本会高出0.1元,一开始农民都觉得不合适,但后来发现用了有机肥的柚子售价每斤比原来高0.2至0.3元,现在都开始抢购有机肥。

  漳州市农业局土肥站站长丁文介绍,农民使用有机肥替代部分化肥的积极性越来越高。2017年漳州市有机肥推广面积达到35万亩,比2016年增加了5万亩,化肥使用量下降了6%以上。

  种子从论斤卖到论粒卖,耕作越来越精细

  陕西杨凌示范区是我国种子研发推广的重要基地。记者在当地采访时,了解到今年春耕一个独特的现象:种子从过去的论斤卖,变成了现在的论粒卖。

  陕西金棚种业公司杨凌研发基地办公室主任李永宁认为,随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入人心,农民精细化、科学化种植观念增强,追求提升单位土地面积上的经济效益。为此,他们已经改变了种子销售方式——以往按斤卖,现在论粒卖,一个小包装袋里装1000粒,种子成活率比以前大大提高。

  “论粒卖对种子质量要求就更高,因此我们研发投入占比也不断增加。”李永宁说,公司现在每年科研投入五六百万元,占到销售额的四分之一。

  记者采访中还发现,除了蔬菜种子,作为日常生活主粮的小麦、玉米等种子如今也开始实现小包装销售。陕西杨凌伟隆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研发中心主任董永利说,这正体现着我国从粗放式种植到精细化耕作的观念转变和探索。

  生产环节的精细化同样突出。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池中村种粮大户戴春生发现过去“扩面积增收”的道路行不通后,去年将140亩地改种了“再生稻”,通过精心管理,用上先进的施肥和培育技术,每茬水稻可以多收割一次,增产近300公斤。仅此一项,戴春生就多赚了15万元。

  “虽然去年赚了钱,但今年也不打算扩面积。就想看看还有没有新的种植技术、施肥方法,在同样的面积上精细化耕作,提高产量和效益。”戴春生说。